0w<~❤ 这里是铃或者阿銮|喜欢文字|推荐狂魔√神隐中 窥屏>发东西|号很咸鱼慎fo|我永远喜欢小智|沉迷童年|弹丸苗木中心 请多指教么么哒☆!

【狛苗】Wedding Joke

我要卖幸运组安利啊啊啊啊啊幸运大法好!!!!
尖叫狂呼爆炸痛哭QAQ结婚万岁!!!!
我爱太太!!!!!!!

穆凉。:

因为不被78期信任而无法向苗木君告白的狛枝凪斗,和因为纠结狛枝君喜欢的是希望还是自己而困扰不已无法告白的苗木诚,的结婚事件。




狛枝依靠幸运的才能很久前就知道苗木的感情,所以才有了如此笃定的计划。




既然曾经无法告白,那么错过了那么久便直接结婚吧。狛枝凪斗如是想着。




计划全程77期全员参与,并帮忙压制78期,至于为什么神座出流愿意让他们以自己的名义发起计划,估计是因为无聊吧(。)婚礼BGM是《All of me》。




答应的婚礼梗 @黑屏  ,鉴于我三次现充了很长时间,在考完试后终于一口气肝完了。好了就差你的图了(等等)。




因为牵扯到了耳语,强行挂边一下60分 @弹丸论破幸运组主页  ,虽然我知道这根本不是60分,但我拒绝接受这个现实...。




全文7000+,祝阅文愉快,各位晚安。




——————————————————————————




皮鞋踏在空旷走廊上泛起的声响在此刻显得格外突兀,一席西装的苗木诚看着窗外降下的夜幕不免长叹一口气,趁着四下无人忍不住摁揉了下眉心,想要缓解下一天工作之余带来的少许眩晕。今晚有自己和狛枝君一起参与排演的婚礼小话剧,这有些荒唐的主意还是77期的学长学姐们说要庆祝神座出流终于开始能显露些微的情感并能与日向自由切换而自顾自定下的节目,至于为什么是自己和狛枝君…


 


苗木有些不好意思得牵起抹浅浅笑意,却在望见窗户倒映出的自己的笑脸时慌乱得晃动脑袋,拼命把笑意给晃走。


 


他比年少时期来得更为温柔内敛,但那份提及狛枝凪斗便会下意识流露的情感却丝毫没有减淡过半分。苗木忍不住加快了脚下的步子,手指无措得捻住西装下摆,这比工作时的正装服来得昂贵数倍的衣料还是他的学长亲自买给他的。他当然知道狛枝凪斗因为超高校级幸运的能力而万分富有的事实,但钱可不是这么花的。


 


内心小小埋怨着的苗木在看到走廊尽头门厅外等待着的小困时,露出了今晚第一个松懈下来的愉快笑容,他说不准因为这欢庆会而导致他能够提前下班是不是正如字面上一般的幸运,但他此时此刻万分希望,这个连他自己听起来都非常不靠谱的节目真的能让神座君有耐心坐到婚礼结束。


 


“Komaru!抱歉,久等了吧?我换衣服花了些时间!”


 


他急匆匆得赶去自家妹妹身边,一边平复着呼吸一边探出手替面前的血亲整理了下有些褶皱的领边。他的妹妹依旧是一脸担忧的模样,从她知道自己的哥哥要和狛枝凪斗表演一场婚礼的时候,她就仅仅给出过一次“加油”的支持,她可到现在还没有忘记绝望时期的某位召使说着迷恋她哥哥的话呢。


 


“哥哥…果然看上去还是有些不靠谱呢?高跟鞋站着可是很累的。”


 


“啊…!抱歉抱歉,果然我们还是快点进去吧?狛枝君他们应该也都准备好了。”


 


元气的女孩看着开始挠着脑袋低声道歉的哥哥,忍不住破功了刚才还板着的表情,手指捻住裙子轻轻向上提了提,露出样式简单却又精致的平地鞋,然后朝着一时愣住的苗木诚吐了吐舌尖。


 


“哥哥果然很好骗呢!放心吧,小冬子偷偷让我换了舒服点的鞋子。”


 


“Komaru,你啊…!”


 


挫败的男人无奈得喟叹一声,感慨着无论是身高还是相处方式自己过了那么多年怎么还是没有一点长进。然而他的脸上却暴露了那经久未变过的宠溺,他伸手给了因为身着礼服而有些不自在的妹妹一个感激的拥抱。他当然知道小困对于狛枝的印象并不能算好,而甚至在这场玩闹般的欢庆上,身为他仅剩唯一的亲人,Komaru不得不代替长者的位置送他去红毯的尽头。无论是家庭的破碎还是殿堂尽头站着的那一位都是强她所难的。这份信任与可靠在这么多年间始终让他自愧不如。


 


“谢谢你…困。”


 


“但是事先说好,如果不是为了庆祝神座君的事,我是不会答应哥哥的学长们的请求的。”


 


女孩将脑袋一偏,似乎依旧不能释怀为什么另一位主角是狛枝凪斗这件事,但她温暖的手掌却与面前的掌心相碰紧握,细细的薄汗出卖了她有些紧张的心情,而身侧的苗木诚微微一怔,随即泄出声怜爱的笑意。


 


明明要结婚的是我,紧张的却是Komaru啊。


 


他自然而然得倾身过去,如同幼年一般在妹妹好看的深灰发丝上落下一个亲吻,不忍看他的至亲为这份情绪所困扰。他安静得注视着那涌动在小困眼眸中的不安逐渐退散而去,与自己如出一辙的明媚笑容在唇边扩散,甚至带动着周围的气氛也欢快了起来。然后苗木诚才长舒一口,安下了心。


 


“真是的,哥哥不要老是拿我当小孩子。……真的要走了哦。”


 


他感到手中的力度加大,在他还来不及解释自己只是习惯了如此安抚方式之前,他便被苗木困拉扯得脚下一个不稳,生生被往前拖了一大步。苗木诚无奈得挠了挠脸,不知道该把自己妹妹那突飞猛进的力道归功于塔和市的那段时间,还是灭族者那偶尔兴起的剪刀教学。


 


“等等啊,Komaru!”


 


苗木在面前大厅的门缓缓开启前,迅速整理了下因为刚才的拥抱而有些皱起的衣服。虽说他可以非常熟练地安抚下困的心情,但是当他想到他将要面对的人是谁时,那颗心脏跳动的频率几乎超过了他所能承受的负荷。那藏在心底多年的暗恋因为77期不负责任的决定头一次让自己开始无所适从,在门扉彻底开启时,他忍不住握紧空着的那一侧拳,竭力不让这份情绪重新传染回妹妹身上,他强行迫使着自己的目光自脚尖一路上抬瞩目向那红色地毯的尽头。


 


然后他听见自己的心脏仿佛漏跳了一拍。


 


在由会议厅临时布置成的殿堂尽头,背对着门口的男人在推开声中缓缓回过了身,往日蓬松柔软的半长白发被梳理得整整齐齐,黑色的发圈将及肩的发尾扎拢,白皙脖颈为此暴露在空气中凸显着喉结曲线的弧度。他的目光在捕捉到苗木的到来时不由变得明亮起来,那双绿瞳一改往日在肆意自贬时流露的事不关己,真真切切得暴露出那鲜有的欢愉与兴趣。唇边堪称温柔的笑意早已褪下刻意而为的成分,苗木甚至在这份温柔中敏锐得捕捉到了一丝期待。


 


狛枝君?


 


苗木诚为对方在这场节目中的用心程度感到分外诧异,而在他才一脚踏上柔软地毯时,适时的音乐从角落缓缓响起。那并非任何一场欧式婚礼上都不可或缺的婚礼进行曲,他心底的幸运才能在停顿一秒后悄然滋生起“狛枝凪斗不想让他在刻板的程序下紧张而做出的改变”这样的想法。他的脚步因为这有些甜蜜的认知不自觉开始迎合起来那钢琴的前奏,放松的姿态落在狛枝眼里就仿佛是为他这场与幸运的赌博铺下注定的Happy Ending。


 


“What would I do without your smart mouth?”


 


舒缓的歌声仿佛是猜准了他行进的速度一般,在他来到狛枝面前时以低沉的嗓音缭绕了这片安静场地。他的心脏却为这倾诉般的歌词重重得跳动了下,就连苗木困下意识狠狠握住他手掌的力道都没能阻止他那蔓延脸颊的红晕。向来善于辩论的唇舌在此刻变得迟钝麻木,苗木仓促得错开视线,这慌乱的掩饰行为让狛枝一瞬便忘却恋慕之人拒绝直视他的失落,喉结上下滚动着压抑出声低笑。


 


“狛枝君,不要捉弄哥哥。”


 


Komaru警惕的视线迅速射向那精致的脸庞,坚定的双眸毫不意外地染满了不信任,就连托着哥哥手掌的掌心都停在半空不再向他移进分毫。狛枝饶有意味得将面前既非希望又非绝望的普通女孩打量了一遍,这个曾让他深深失望并且无聊的存在已然坚强到独当一面,那么在她知道自己真正目的的时候,又会作何反应呢?


 


“Komaru,这个时候和善一点啊…!”


 


因为两者之间诡异的沉默而将那份悸动抛却脑后,苗木瞅准了狛枝在启唇开始长篇大论之前压低声音小声提醒着保护欲过强的妹妹,充满歉意的眼眸对上学长平静的视线,安静得摇了摇头。毕竟是送给神座君的庆祝式,要是在这里CUT就太对不起前辈了。再怎么说,这种折磨心脏的欢庆方式还是一次通过来得好吧?苗木抱着小小的私心向幸运祈祷,就算是他也无法承受多次和暗恋之人结婚的排练啊。


 


“没关系哦,接下来把苗木君交给我就行了。”


 


狛枝凪斗当然不会让苗木诚为难,或者说他本就没有将困的警告听在心里。他朝满脸不悦的女孩展露个恰到好分的笑容,亲自下了格台阶迎上矮小的青年。白皙修长的手指强硬得挤入兄妹俩掌心合拢的间隙处,在困从他的眸中读出势在必得而暗叫糟糕之前,率先一步将苗木的手从她的掌上夺走,蛮狠的动作却在与青年掌心相处时只余温柔。


 


他牵着有些窘迫的学弟重回最上级台阶,掌中那份微微的潮热将苗木的心态暴露无遗,而白发的男人却恶劣得捏了捏小巧的手掌,食指甚至偏离了虎口划蹭去脉搏处薄薄的肌肤,轻按了几下仿佛是刻意测探着苗木的心跳。然后狛枝心满意足得感受着手心的触感变得滚烫又微粘。


 


“狛枝君!”


 


“嘘。”


 


机械的手腕抬起,食指按压上苗木急切呼唤他名字的薄唇,将剩下的话语堵回咽喉。灰绿的眸子将棕发人自耳尖到脖颈的红晕全部收归眼底,他的希望即便成长至此也始终改变不了脸面浅薄这一点,而他正是深知这可爱的习惯,而从未停止逗弄他,几年来一直如此。


 


“仪式开始了,苗木君。”


 


“即便是渣滓如我也不想搞砸了和你的婚礼呢,所以就当是为了满足我对你仅有的小小的请求,请你稍微忍耐一下吧?”


 


“是你的话,就一定能做到的吧?”


 


啊啊,说什么自我贬低的用语,这根本就是带着些威胁的意味吧?


 


苗木头疼得长舒一口气,被憋回肚中的抱怨辗转成为多年不见的吐槽,暗自责备学长的同时却不得不感慨身边人对于自己那过分的理解。他的轻轻回握了下对方有些冰凉的手掌,算作对于那根本不算询问的问题的回答。翠绿的眸子带着些许的觉悟望向面前的牧师,不再被身边人的捉弄而困扰的眸底一片清明,甚至参杂着他自认为隐藏得很好的期待。


 


所以他自然没能发现,狛枝的视线方才正越过他棕色的发丝,安静得观察着坐于右侧的78期全员的反应。不仅是坐于腐川冬子身边的女孩的视线,十神白夜紧蹙着眉,望向他俩的视线里满是不耐烦和警惕。而雾切响子的目光里那份令人捉摸不透的探究更是让他有些沉了下心。


 


啊啊,他根本不在乎这之后的庆典会因为他和他那群同学的决定捅出多大的篓子,他仅仅是深信着那份幸运一定能坚持到那个时候为止。但他尚没有收到之前欺骗苗木诚给神座出流与日向创庆祝并且计划成功之事带来的不幸,如果那份不幸在此刻到来的话那简直是他一生最绝望的事。


 


那就…稍微借用下苗木君的幸运吧?


 


想及身侧之人今天所遭遇的各种不运,灰色的涟漪开始在暗绿的眸中涌动,明媚温和的笑容开始向着疯狂趋近。


 


而此起彼伏的干咳声适时得自狛枝的左边响起。77期的全员在他们班的幸运偏离轨道的同时迅速给出提醒,其中参杂着声冷淡到无机质的“无聊”和迅速切换成急切担忧的一声“狛枝”,就如同他们在之前密谋时便约定的那样。如同被点醒一般,狛枝在苗木困惑得扭头想要去查看前辈们的那刻,手指无前兆得穿过他的指缝,十指相扣的状态适时得止住了苗木的分心,恢复常态的眼眸下垂撅住对方温柔的目光,他低下头去凑近对方耳边,如同蛊惑一般低沉的声线在人耳畔低语。


 


“别东张西望啊,苗木君?没有一位新郎希望自己的伴侣在婚礼上走神的哦。”


 


“等等,伴侣什么的…。”


 


不该被提起的词宛如给予心脏重击,苗木甚至觉得自己在此刻出现了些微的耳鸣。他自学院开始便埋藏在心底的爱恋仿佛被身侧人彻底看穿并且昭显于世,他甚至不知道这是狛枝因为幸运的才能而兴起的逗弄,还是他真真切切在与自己这些年的相处中捕捉到了自己不该有的感情。


 


他紧挨在狛枝的身边,对方身上传递过来的体温与今天那总是有意无意触及爱情的词汇让他开始茫然无措。本就不善观察周遭的他硬生生忽略了身后日向君与小泉桑对于78期对答如流的身体不适,以及暗恋之人那一刻不离自己的瞩目。被狛枝凪斗干扰的大脑有些运作不能,慢了半拍的思维在回来的时候发现牧师早已停止了前面的长篇大论,来到了那让他数日未眠的部分。


 


“你愿意娶这位先生么,狛枝凪斗先生?爱他,忠诚于他,无论他贫困,患病,或者残疾,直至死亡。你愿意吗?”


 


年迈者一字一句击打在他的胸口,那快速跳动的心脏几乎要跃出胸腔。他想起他能够进入希望之峰的契机是因为与狛枝的偶遇,想起在漆黑一片的鬼屋里那铭心的公主抱,想起他知晓77期全员死亡时那撕心裂肺的疼痛与随之而起的决绝,那是他这一生中从未向他人提起的第一次对“希望”的坚持。


 


他对任何事都满是自信,却唯独对于狛枝凪斗的存在抱有的全是小心翼翼的揣测。他知晓自己的才能并不被对方欣赏,甚至可以说是唾弃。他在岁月里被磨练的缜密的思维开始从种种迹象里想要捕捉到一丝一毫狛枝对于他执着的来源。


 


是他本身,还是他身上的希望?


 


即便是谎言。


 


他闭上眼睛。


 


而那好听的声线里却是褪下事不关己之后真真切切的认真,是狛枝凪斗开始追逐希望之后第一次也是唯一一次没有自我厌弃与嘲讽的回答。


 


“我愿意。”


 


“只要是苗木君。”


 


他蓦地感到鼻尖一阵酸涩,那份与生俱来的直觉直白得提醒着他方才那安心到不知所措的答案。多年维持的小心翼翼轰然倒塌,取而代之的是他自己都不知道该如何掩饰的喜悦。他周身的气氛都开始变得欢快,唇瓣抿起努力克制着那越扬越高的唇角。空余的手再一次绞紧衣服的下摆,苗木甚至觉得自己有些呼吸困难。


 


而狛枝的目光从未离开过苗木的一举一动,拥有绝对幸运的他从很久之前就能够猜到身侧之人对于自己的恋慕。怎么说呢,双向暗恋其实也是一种幸运吧。在某一天的午后,狛枝凪斗向日向创这么无意义得炫耀着。他自始至终都保存着他与苗木诚在鬼屋门口的合影,期待着某一天他可以旁若无人得拥抱他,亲吻他。


 


但是77期要得到78期全部的信任可是极其困难的事,而自己稍稍走错一步,前超高校的侦探便完完全全有可能禁止苗木再来贾巴沃克岛探望自己。那么将这份暗恋交于时间沉淀,酿造成更为醉人的期待便是再美好不过的事了吧?只要得到那份信任,只要拥有全部的契机,苗木诚终究只会是他一个人的。


 


就比如现在。


 


狛枝在雾切始终保持的探究目光以及阻止十神与日向争论身体健康与否的行为下,泰然自若得报以一笑。他松开苗木的手,拇指轻压上对方抿起的唇瓣试图让他放松下来,白色刘海遮挡下,那份潜藏许久的渴求与爱恋终于荡漾在眼眸中,伴随着贪婪与占有开始向苗木诚收紧了他放任太久的鱼线。


 


“你愿意嫁给这位先生么,苗木诚先生?爱他,忠诚于他,无论他贫困,患病,或者残疾,直至死亡。你愿意吗?”


 


苗木松开抿着的双唇,释怀的心态与过度的喜悦甚至让他萌生出了一时兴起的大胆行为。他头脑发热得探出舌尖,在牧师推动眼镜的片刻迅速舔过那压在自己唇肉上的指腹。他扬起脑袋,看着狛枝因为他的行为而当即错愕的神态,忍不住为这多年来第一次成功的报复而小小庆幸和快乐着。


 


等庆典结束后就去和狛枝君告白吧?这一次自己不会再犹豫了。


 


“我愿意。”


 


他向狛枝凪斗展露出温暖至极的明媚笑容。


 


白发的男人低下头去,那翻涌在内心深处的阴暗想法因为这个笑容而达到前所未有的地步,对于希望的独揽于怀,对于苗木诚的渴求占有,当他终于彻底得到对方的所有权时,这一切一切的贪婪被放大至深。他本就不是什么美好之人,即便他所有的等待都是为了万全的结局,在这一切走向他期待的终点时,他终于想起了那些被他刻意扫出脑海的代价。这些年他在苗木诚身上错过的这般笑容与甜腻之举,他终将从面前人的身上全数索求回来。


 


指腹上的湿热尚存,狛枝的唇角弯成夸张的弧度。他迎着苗木的目光,在对方舔舐过的地方细细以舌尖品尝了一番。他的脸颊因为欢愉而泛着红晕,陶醉的模样让好不容易开心起来的苗木再一次红透了耳尖,恨不得双手捂住自己的面容。场下的场面似乎因为狛枝的行为而有些失控,视线的余光在告诉他77期的半数成员正跨过红毯试图安抚炸起的78期。


 


然而他偏偏移不开他的目光。


 


那被狛枝的视线死死撅住的双眸安静得注视着面前的学长,他举棋不定是不是该先步下台阶将快要拔高音量的十神君和准备拉着腐川桑冲上前去的苗木困安抚回位置,但他的私心让他动摇着想要将这场欢庆会以无cut的形式进行到底。在他斟酌着想要寻求狛枝意见的时候,索尼娅王女却悄然行进到了他们的身边,手中的托盘上是两枚朴素却明亮的戒指。


 


苗木诚显然被王女的亲自上阵给惊吓了一番,他甚至都能听见左右田前辈在内心刷屏的呐喊。而更令他吃惊的是,当时狛枝凪斗告诉他说典礼仅仅只要进行到交换誓言就行了,毕竟按照神座出流的脾性他会在刚开始时就直接判决了“无聊”。


 


等等,神座君?可是刚刚说话的是日向君?


 


他看着王女挂在脸颊上甜美可人的微笑,以及满是得逞意味的单侧眨眼。思考能力终于回归的苗木君突然便猜测到了什么。然而在他还来不及问出口的时候,他的手掌便被狛枝凪斗牵了起来,温柔却不由分说的力道根本是耗尽了狛枝出生至此难得仅存的郑重。


 


光亮的婚戒被推至了无名指根,恰恰好好的尺寸。


 


“’Cause all of me loves all of u,


    Love your curves and all your edges,


   All your perfect imperfections.


    Giveyour all to me,


I’ll give my allto u. ”


 


悠扬的旋律仍旧在不疲不倦得循环着,终于意识到这一切是怎么回事的苗木震惊得看向对面的男人。而一身轻的狛枝凪斗颇有些无辜意味得耸耸肩,摆出一副苗木君异常好骗的表情,稍稍弯下腰去将棕发青年的手拉至唇边,浅浅的吻落在那平凡的戒指上。


 


“能够成为希望的垫脚石自然是美好不过的事。但是对于苗木君,我可是卑劣得想要守在身侧,占为己有啊。那么回答问题的时间到了。就算是一无是处到只有幸运这等劣质的才能,你也会向我展开双臂么,诚君?”


 


他看到苗木诚的眸中迸发出连他一时都读不准确的情感,是责备他再一次的自贬,还是庆幸于他俩之间终于有一方开始吐露心声,又或者是多种情绪的混杂,以至于能让他方才还不知所措的眼眸一瞬便充盈着这般透彻明亮的坚定与郑重?


 


“狛枝君不是什么无用之人。”


 


柔软的唇瓣微启,带着少许不满的话语率先吐露出口。苗木朝着他摇了摇头,迎向他的目光里不再有丝毫犹豫。他抬臂想要牵起狛枝的左手,却在意识到什么的时候生生止在半空,然后握上了他的右手拉向自己的面前。


 


“希望之峰入学,在鬼屋被惊吓,是狛枝君的幸运一次次化解了我的困境,这些我都记得。就连在未来机关的时候,也是托了狛枝君的幸运才能避免很多不必要的事情。所以,如果说狛枝君是我的幸运也不为过吧。”


 


苗木拿起托盘上第二枚戒指,抵上对方无名指的指尖。他的手因为紧张而微微颤抖,天知道要他如此直白得向狛枝凪斗吐露这些情感有多么的困恼和需要勇气。他深深呼吸着,时而屏气强迫自己不要有丝毫胆怯。


 


“所以说展开双臂什么的….无数次都可以啊。”


 


他将戒指送至指根,清澈的眼眸如同怀念一般快乐得弯了起来。


 


“我喜欢你,狛枝君,从很久以前。”


 


他在下一秒便落入了狛枝凪斗的怀抱。他的紧张尚未消退,狂乱跳动的心脏紧贴对方的胸膛,透过并不厚的西装准确无误得传达给了拥抱自己的人。他窘迫得把脸埋去对方的肩窝,鼻尖有些不好意思得蹭了蹭柔软面料。然后在他安静下来的时候,他右侧的胸口清晰得传来了对方高频的心跳,那与他如出一辙的状态让苗木愣了愣,随即不小心笑出了声。


 


什么啊,紧张的原来不只是自己啊。


 


77期与78期依旧在闹腾,牧师在这嘈杂的声音下似乎仍旧敬职敬业得说着“恭贺你们正式结为夫夫”,舒缓的旋律依旧缭绕在这大殿上。当然,苗木不再有闲暇的时间去聆听或者当个老好人。


 


他被狛枝凪斗打横抱起来,契合的唇瓣不再满足于仅仅的相贴。他放任狛枝如同侵略一般从他的犬齿扫去口腔翻/搅起阵阵水/声,感受着他的舌尖抵住上颚恶劣得打着圈,然后在他不满的低哼下唇舌纠缠,吸吮的力度令舌根都微微泛麻。


 


然后他任由狛枝将脸埋在他的耳侧,因为接吻而紊乱的呼吸吐露在耳廓惹得他忍不住缩了缩脖子。在蛋糕和叉子盘子擦着他的后脑勺飞过去的时候,他听见狛枝轻哼起了他们的婚礼曲。


 


“You’re my end and my beginning.”


 


“Komaeda Makoto.”


 


 


———— END ————



评论
热度(289)

© 黄铜质地_仟銮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