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w<~❤ 这里是铃或者阿銮|喜欢文字|推荐狂魔√神隐中 窥屏>发东西|号很咸鱼慎fo|我永远喜欢小智|沉迷童年|弹丸苗木中心 请多指教么么哒☆!

【好茶组】《季节线》(1)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谢谢!!!!!!!宝宝我爱你!!!!!!
比哈特!!!!!!!!!!!!

性别什么的就是个装饰好吗:


*非国拟,好茶无差,大概是朝耀,其余自由心证。娘塔角色有,注意避雷。
*送给阿銮的生日礼物&履行诺言作为高考顺利的贺礼www生日快乐!我爱你……!!意念@黄铜质地_仟銮
*这篇我周更……国庆多更几次……上了七天课昨晚熬不住睡着了qwqqq

--------------------------

*

这般相见也是尴尬——王耀被一口汤呛得天昏地暗鼻涕眼泪口水横流满脸的时候,见着了亚瑟。

其实不是王耀先见着亚瑟的,原先是王春燕先看见的。王春燕端着一杯茶站在窗前的时候亚瑟正朝他们门口走过来,她瞧了一眼就端着锅走开,捅了捅王耀,说哎你看那边有个长得挺好看的老外。

彼时王耀正端着一碗番茄鸡蛋挂面,对着平板电脑里放的相声傻乐。听闻王春燕的话他也没什么反应,只是嗯了一声算作回应。

我说真的,长得真好看。王春燕望外看了一眼,你看他过来了。

王耀喝了一口汤,心说又不是没见过,结果逗哏在电脑上抖了个包袱,他没忍住,还没笑出声一口汤就灌进气管。他被呛得半死,慌忙把碗和电脑放在桌子上,扶着桌角就开始死命咳嗽,像是要把肺咳出来一样。王春燕吓得手一抖,差点翻了茶。她赶紧过去给王耀顺气,而后者还是一脸痛苦地捂着嘴,一副要窒息的表情。

王耀家没锁门这个习惯——王耀事后对此简直痛恨至极。因为如果他能有随手关门的习惯,大概之后的所有破事都不会发生。他天旋地转几乎窒息而死,偏在这时候亚瑟就推门进来了。

在惊天动地的咳嗽声与电视机的欢声笑语编织的可怖交响曲中,亚瑟·柯克兰,金发绿眼的英国人,脸上的惊喜表情还没褪去,白白净净的手上提着一盒东西,就那么傻愣愣地僵在了门口。

王耀察觉到门开了,挣扎着抬起头,泪眼迷蒙中看见亚瑟,也愣住了——下一秒更加惊心动魄的咳嗽声响彻在屋里,王春燕听着都忧虑王耀怕是要咳出血来。

但王耀也觉得自己快吐血了。他着实没想到自己会再见着亚瑟·柯克兰,还是在这么狼狈的时候。不过好像又顺理成章,毕竟从来都是这样,他们从来也没合拍过。他一边咳一边想着亚瑟会不会被这般落魄的自己吓跑……当然跑了最好,本来也是王耀最先跑路的,亚瑟再跑一次他们就两不相欠了。

电视里适时地响起了热烈的笑声。王耀也笑了,并为自己的幽默感鼓了个掌,在心里。他想着亚瑟·柯克兰怎么找到他这狗窝的啊,想着要是亚瑟没跑该怎么办啊,想着被呛着真他妈难受啊——

他想着想着就抹了一把脸,咳得太厉害了,满脸是泪。

*

结果亚瑟到底是没跑。王耀的咳嗽渐渐停了下来,僵坐了几秒就端着碗冲进厨房,走得太急还洒了几滴汤在地毯上,惹得王春燕一阵骂。亚瑟一脸微妙地看着王春燕,一双祖母绿的眼睛里写着大大的复杂俩字。王春燕莫名其妙地看了他一眼,说您好,欢迎光临。

话出口她才想起这位恐怕听不懂中文,刚想改口用英文交流,对方就用中文回答她:打扰了,我是来找王耀的。

王春燕愣了几秒才听懂他在说什么。这中文说得够烂,一看就知道是路边地摊上的“五分钟开口说中文”这种破书害的。唯独王耀这两个字发得字正腔圆,不能不让人脑补点什么。

哦,找他啊。那你先坐坐啊,我让他过来。王春燕拉过一个椅子让亚瑟坐下来,瞅见他手里提的那一盒东西,上面的手写花体英文甚是好看。右下角写着A.K,她猜着是这位先生的姓名缩写。

她走去厨房,王耀在里面认认真真洗碗——太认真了,那碗都亮得能当夜明珠用了他还在往上抹洗洁精。王春燕冷笑一下走过去,劈手夺了碗,说人家不远万里来看你你就这态度?怎么对待外国友人的?

我不认识他。王耀盯着白瓷砖扯谎。

哦,你不认识他,你躲来厨房干嘛?

我洗碗。

别洗了,出去,接客。碗放着我洗。

王耀硬是被王春燕踹出厨房,踌躇了一会儿,想着也躲不过这一遭,不如硬着头皮上。他转身一步步踏入客厅的时候甚至以为自己是去就义。

其实也就是去就义。他马上就要被亚瑟这个刽子手用名为往事的刀子肢解了,这比死还可怕,因为他就是跨不过亚瑟·柯克兰这道坎。他走进客厅,沉默地坐下来。他余光观察着亚瑟,发现对方正好奇地打量着他家里满墙各式各样的茶叶。

他想着要说点什么,于是清了清嗓子。这成功地引起了英国人的注意。两个人目光相对,还是王耀先躲开。完蛋了,对视了这么一下他连自己想说什么都忘了,该用中文还是英文也不知道。

结果亚瑟先开了口,字正腔圆的汉字自他口中说出:耀。

如果王耀再幽默点,现在就会脱口而出药药切克闹。但这一点都不好笑。他抽了抽嘴角,端起桌上的茶喝了一口。

而亚瑟却像是迅速回想了什么,又坐得很端正,脸上还有一丝别扭的神色,一字一顿地用中文说:我想你了。

我操!……咳咳咳……

——很好。王耀今天第二次被呛到了。

待王耀缓过来的时候亚瑟不知所措地站在他旁边。王耀一瞬间就有些悲愤,想都没想伸手狠拍了一下桌子,搞得他自己和亚瑟都吓了一跳。结果他拍桌子是为什么他自己也不知道,他和亚瑟大眼瞪小眼僵了几秒钟,极其尴尬地撇过头说,你他妈就不能说英文吗?

嗯。亚瑟点点头,用英文说,可以。

你坐下。王耀说着又咳了几下。

亚瑟特别听话地坐下来,那听话的样子让王耀想到金毛,进而想到了阿尔弗雷德(别问这是什么逻辑)。于是他问,你弟弟现在怎么样了?

阿尔弗雷德?亚瑟似乎冷笑了一下,这抹冷笑让他同之前小心翼翼的样子判若两人,不知道,不想管。

你连你亲弟弟都不管你想来管我?王耀连脑子都没过就说出这句话来,差点没把自己舌头咬断。

亚瑟愣了一下,说你跟他不一样,他是我弟弟,你是……他没再往下说。王耀看着他的缄默,叹了口气,说你还是这样没变过,想到的事永远都不会说出来。

于是两个人又陷入泥沼一般的沉默。王春燕从厨房里出来的时候深色莫名地看了他们一眼,说我要去找导师,先出去了。王耀还没来得及出声王春燕拎起包迅速闪人。这下可好,屋里就剩他们两个了,先不说孤男寡男共处一室,尴尬这种东西就已经让王耀快要窒息。

迫不得已他下了逐客令:我这还有事,改天去英国找你。代我跟阿尔弗雷德和弗朗西斯问好——哦对了还有马修。说完他就站起来,走过去开门。

请。王耀握紧了门把手,连僵笑都挤不出来。

亚瑟坐了几秒,把手上的东西轻轻放在桌子上。走到王耀身边的时候他低低地说了声,对不起。

王耀忍不了了,一把把他推出门外,狠命砸上门。砰的一声,震得窗户都在呻吟,也震得人心尖发颤。他用背抵着门,仿佛还能感受到门外人的心跳声和呼吸声。他甚至能清晰地知道亚瑟在他家门外站了多久。他的手指死抠着门把手,告诫自己死都不能心软。

搞什么啊。他想,就像错的不是他而是亚瑟一样,亚瑟凭什么跟他说对不起。走廊的声控灯灭了很久,突然又亮起。他深吸一口气,仰起头,闭上眼睛。

他期盼已久的脚步声终于消散在空气里,却在心脏罅隙反复回荡,一遍一遍。

tbc.

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銮銮我对不起你(嚎啕大哭)
没写过好茶组不知道相处模式是什么样而且还只写了那么短QAQQQ对不起qwqqq
我爱你不要放弃爱我qwqqq
生日快乐生日快乐!!!


评论
热度(24)
  1. 黄铜质地_仟銮性别什么的就是个装饰好吗 转载了此文字
    谢谢!!!!!!!宝宝我爱你!!!!!!比哈特!!!!!!!!!!!!

© 黄铜质地_仟銮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