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w<~❤ 这里是铃或者阿銮|喜欢文字|推荐狂魔√神隐中 窥屏>发东西|号很咸鱼慎fo|我永远喜欢小智|沉迷童年|弹丸苗木中心 请多指教么么哒☆!

原型 || 中原中也と太宰治

妈的这两个人太棒了……太棒了……(痛哭
三次元啊啊啊啊啊啊啊我爱你们啊QAQ
双黑千秋万载!!!!

ご注文は塩鯖ですか?:

!!!!!避雷注意:排斥对文野人物原型及相关故事进行探究的朋友请不要点开!!!!!




惯例的免责及各种说明:


 



  • 本文含檀一雄先生『小説 太宰治』中太宰先生与中原先生三次会面的翻译,原文系通过网络搜索比对整理出的文本。原书在国内不易找到,亦无官方翻译,但这种行为本身的正确性值得怀疑。在此仅作分享,供有兴趣的朋友交流,请大家原谅并一同尊重原作者及其作品。


  • 入坑较晚,不知是否已有前辈做过翻译,但以我本人之力未能找到,如有重复,并无它意,请谅解。


  • 翻译君是我的友人,日本文学爱好者+文野读者,与同人作品及同人圈没有关系,因此不存在任何立场上的偏颇。与他聊起中原中也纪念馆的展览,他觉得作为文学推广活动很好↓↓
    恰好谷山先生也提起“配音时试着结合了历史上两位老师相处的感觉”,所以我们就一起翻译了相关的文本。我仅为代发,博客其他同人不代表本篇有任何立场倾向。双黑tag是为了方便检索,没有任何cp倾向,也请大家尊重两位老师,不要在评论区进行任何双黑cp向及其他腐向发言。文野人物相关发言请适度。此外亦不希望看到任何曲解分享目的的质疑,非常抱歉。


  • 禁止站内站外转载


  • 水平有限,有错漏之处欢迎指正,若对部分用词存在质疑,请点击文内附带的原文链接自行查找。


  • 文中“我”为作者檀一雄。






翻译:丁度良


润色:阿盐





【「小説 太宰治」中的第一次会面】




寒冷的一日。中原中也和草野心平来到我家,加上正好在场的太宰,四人便一起出门去「okame」了[1]。起初,太宰和中原多少还可以和气地聊起来,但醉意一来,中原那惯例的壮绝挑衅就来了。“是是是”,“我不那么觉得”,太宰这样说着,将中原的锐锋一一闪开。然而,只是因为尊敬着中原,不知何时他的声音已变成以往一般撒娇般的声响。


——“啊,是这样的吗?”听起来就像这样。[2]


 “什么啊,你这家伙。居然摆出一副青鲭浮在空中的表情。全部的花里,你这家伙最喜欢哪种?”


太宰闭上了嘴,一脸快要哭出来的表情。


“哎,你最喜欢的到底是什么花。”


露出了仿佛是要从悬崖上纵身跳下的表情,太宰依然用撒娇一般的语气,立刻就要哭出来的声音,逐字逐字的说道:


“桃、花。”[3]


言毕,以往常见的爱情、不信任、害羞、拒绝之类的一切话都没有说,充满波皱的悲伤浅笑荡漾在他脸上,太宰一时间直直的盯着中原的脸看。


 “嘁,所以说你这家伙啊。” 中原用肝脏都在颤抖一般的声音说道。


那之后的乱斗,究竟是谁和谁的组合,发端的经过,完完全全不清楚。


至少我是站在救援太宰的立场上努力地抑制着中原吧。回过神来时,我已经握住了草野心平的蓬发,随后咚一声地倒下了。


我还记得「okame」的玻璃窗粉碎四散的事情。太宰的身影不知何时不见了。我在「okame」前面一点的小道上,拿着一根大圆木摆出架势来。中原和心平要是来了的话,一击就能把他们的头给打下来。那时候自己内心的平衡状态,现在无论怎么想都觉得无法接受,但是唯有那兴奋是记忆犹新的。真是不可思议呢,居然有那样的时刻。幸好,中原也好心平也罢,似乎都从别的路回去了。古谷纲武夫妇在惊讶中,边安慰着我边把我手中的圆木抢了过去。就这样,本来应该是和古谷夫妇一起喝了酒的,酒馆的情景却无论如何都回想不起来。





[1]okame是一家关东煮店的名字


[2]太宰这里用了语气词作为开头,且句子为女性语尾:「あい。そうかしら?」


[3]原文为「モ、モ、ノ、ハ、ナ」





 【「小説 太宰治」中的第二次会面】




第二次与中原和太宰喝酒的时候,心平就不在现场了。太宰被中原同样地挑衅着,同样的闭口不言,中途就逃回去了。这时,大概是因为心平不在的缘故吧,中原表现得十分激动。


“让开,让开。”中原说着,无论如何都想到太宰那里去,什么都听不进去。


那是一个雪夜。在积雪之上,中原像是要啸歌[4]一般——



 夜的湿气与风寂寞地交织在一起


松与柳树的林子阴暗着


空中充盈着暗色的业障之花的花瓣



中原边在口中念着宫泽贤治的诗边走着。


在飞鸟家敲了门,太宰并没有出来。初代小姐[5]走到门前,说:


 “津岛的话,现在还在睡觉呢。”


“什么啊,在睡觉?那叫醒他不就好了吗。”


中原跟在初代身后,自顾自地上了二楼。


“关白可不行啊,关白。”[6]大声叫喊着,中原已经逼近了太宰熄灯的枕边。然而太宰却一言不发。


因为中原的狂态实在是太过分,我抓住了他的手腕。


“什么啊,连你都这样吗。”中原想将我的手用力甩开,但我还是就这样将他拽回了积雪的路上。


说着“你这家伙”,中原被我拖住了。原因也没什么特别的,就是腕力的差距。我把中原扔到了雪上。


 “知道啦,你比较厉害。”


中原边拂拭着身上的雪,边带着些许恨意这样说道。那之后,中原找了辆车,到银座去了。依稀记得还从银座飙车到了川崎大岛。在雪夜的青楼,将三圆的价钱砍到两圆,两圆再砍到一圆五十钱,住下了。(中略)


等到要付一圆五十钱的时候,中原又把价钱砍到了一圆,天一亮就早早被赶了出来。雪被晚上的雨淋得斑驳,中原在这样的路上一如既往地啸唱般吟道——



被污浊了的悲伤之中


今日也下起小雪



边低吟边踱着步,中原终于又上了车,到河上彻太郎家去了。大概车费也是那人付的吧。





[4] 推测此处为一种歌吟方式,称之为“啸”。啸不承担切实的内容,不遵守既定的格式,只随心所欲地吐露出一派风致,一腔心曲,因此特别适合乱世名士。(摘自百度百科)


[5] 小山初代は作家太宰治の内縁の妻。芸妓としての名は紅子。(摘自wiki)


[6]「関白がいけねえ。関白が」水平有限,本句不知如何翻译。关白是日本古代的官职,指代权势大的人,此外亦有成语「亭主関白」——亭主関白とは夫が妻及び家庭の中で最も権力がある夫婦関係や家族関係を意味する。関白という言葉には権力があるという意味とともに、威張っているというイメージがある。そのためか亭主関白は、威張っているだけで実質的な権限がない場合にも使われる。どちらにしても、男女平等が謳われるようになってからは、女性が力をつけるようになり、亭主関白という言葉は皮肉や憧れとして使われることが多くなっている。如果各位能提供本句的恰当翻译,感激不尽!





【第三次会面在伊藤静雄的出版纪念会上,没有详细描写】




关于第一次会面,我在检索时找到了另一个版本,并非檀一雄老师原文,但其中有作者结合史实的一些解说和补足,所以也作了翻译,供大家参考。注意,故事本身和第一部分是重复的↓↓




昭和9年(1934)12月左右,27岁的中也,和作为帝大的法文科学生同时又是新晋锐气小说家的25岁青年认识了。他的名字叫津岛修治——笔名太宰治。最初见面一起喝酒的时候,醉意中的中也用力挑衅道“什么呀,你这家伙净摆出一脸青鲭浮在空中的表情。”尽管太宰被师父井伏鳟二告诫道不要与中也交往,他在心底还是尊敬着中也的。和憧憬的诗人中也边喝着酒边没有隔阂地聊着,这样的机会大概是没有第二次了吧。


檀一雄,草野心平,太宰治,中原中也四人一起去了居酒屋。基于檀一雄的《小说 太宰治》再现这时的情况,就是这样的光景。


【【


最初,中也非常的温柔。他劝太宰喝酒,边高兴地听着太宰称赞自己的诗边嗤笑着。但是从酒精行遍全身之后,情况就发生了变化。


语气开始变得带刺,像摔倒了的小孩子一样阴沉地坐着。心不在焉的上吊眼,十足一副恶人相。可能是太宰在小说开头引用魏尔伦诗作方式的缘故吧。太宰越是道歉,越是火上浇油。“才不要你道——歉——呢!”中也立刻回应道,说着把脚放到了桌子上。檀一雄立刻用睁眼一般的速度,让桌子上的啤酒瓶啊玻璃瓶啊避难去了。


太宰后来才知道,中也对无法抵抗自己的对手有着一种猫的本能般的执拗。这回太宰算是亲身体会到了。中也紧紧抓住太宰学生服的领口,怒吼道:“小说家,怎么可能理解诗人的灵魂!”


“我……倒是……没有那么想过。”软趴趴、毫不紧张的太宰除了随声附和外别无它能。


边感叹道真不愧是诗人,边经受着世界上最不留情的责骂。不管怎么说,青鲭这个形容真是过分——就连猫都不吃的鱼,至少也要换成金枪鱼或者秋刀鱼之类比较实在一点的鱼吧。


中也突然就扔出一个猖狂的问题。


“哎,你最喜欢的到底是什么花。”


用像是因为中也的话而哭出来的声音,太宰大声答道“桃、花。”对此,中也又一番毒舌道:“嘁,所以说你这家伙啊。”


中也凶恶的目光一如既往,用一副马上要哭出来的神情,侧过脸看着太宰。嫌弃、嘲讽、怜悯与悲哀的神情浮现在他脸上。真是异样的表情。刚才还那么狂乱的面容,瞬间就变得像天使一般纯净。一滴泪在不意间从那眼眸中滑落。倘若太宰要触碰中也那冰冷的脸颊,想必只会换来一记激烈的“烦死了,你这浑蛋!”作为回应。


等回过神来,四人已经开始了乱斗。倒在地板上的太宰像被骑着的马一样,肆意地打着他脸的,并非中也,反倒是草野心平。将这样的草野从太宰身上扯开,并且趁这空隙被中也从身后用啤酒瓶击打的是檀一雄。结果变成了壇&太宰vs草野&中也的二对二大对决。


巩膜是通透一般的青色,虹膜无论何处都是黑的——若对中也留有这样的印象,便是被常见的那张带着釜帽的照片欺骗了。中也其实有着小狗一般的眼睛,那孩子似的、倒映着天空的小水潭一般的澄澈中,是包藏着无底恶意的三白眼。病人一样不善的面色,要打架那样架势的遣词造句——太宰见到的言行举止,与他自中也诗中想象出的姿态相差实在太多,太宰被击沉了。“就像心被侵犯了一样。”


这出“惨剧”,本来以为再也不会从中也的口中听到了,结果大概过了十天左右中也就上门拜访来了。在那之后,太宰到中也住的公寓区去,却发现没了人影。


】】


 


评论
热度(640)

© 黄铜质地_仟銮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