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w<~❤ 这里是铃或者阿銮|喜欢文字|推荐狂魔√ APH博爱党|文豪野犬中毒中|弹丸主狛苗All苗其余博爱 请多指教么么哒☆!

【黑塔狐】The other choice

是这样。早些时候,在b站搜片搜到了一个东西,搬运的黑塔狐支线剧情。对是支线哦。还加了立绘来着。

分支设置于狐本篇P1 28分50秒,阿米众人初次遇见狐狸的时候。那时在房间里,有两个选项。好像是先开灯还是先破坏门的选择。主线选了去开灯,接着就看到了狐狸;支线去破坏门,然后……

作者大大下手真狠。

原想放那个支线的链接,但是视频已经被up主删掉了……_(:_」∠)_【不过别担心!阿凝她们会把番外和支线也一起搬过来的www】

所以截图av号什么的也放不了了……qwq对不起各位。有能去n站的人应该可以看到吧。放一下n站号。sm20623840.

那个视频只放了支线的一小部分,不清楚是否有后续……但既然没坑作者大大应该是还会往下做的,吧。

好了废话这么一堆_(:_」∠)_正题来了。很希望各位看完这个支线能打开脑洞遐想后续,反正支线剧情暂时我们都看不到_(:3」∠)_【就是恬不知耻来骗粮的xxx】目测这个支线结局不是重开轮回就是game over……神转折来个TE也有可能?xxx

好的那么我就凭记忆把支线记在这里了qwq【尽力模仿原视频】【记不太清了所以一定有很多差错抱歉……】【有许多脑补文字】然后求!续!写!!!

++++++++++++++++++++++++++++++++++++++++
【未捉虫版】

【选择哪个呢?】
【把门破坏吧!!!√】
【去找照明吧!!!  】

“咱们试试把门破坏掉吧!”阿尔弗雷德紧张地提议。

“好的!”谁回答了一句,四个人摸索着移动到门边,开始砸门。

可是。不论用多大的力气去破坏,门好像突然变成了钢铁,并且与四周的空间锁死在了一起,砸上去纹丝不动,集合四个人的力量也没有用。

“怎么会……”路德维希难以置信地低声道。

“不可能……骗人吧,打不开……”费里西安诺已经怕得要哭出来。

“出不去吗……”菊皱着眉头,内心也焦急起来。

忽然,好像是什么东西的喘气声和脚步声响了起来,就在他们身旁!

“……那是!?”菊还来不及反应,左手臂突然被某种犬科动物的牙齿狠狠咬住,猛地将他拽进了黑暗中,无法呼救,无法示警,锋利的爪子瞬间穿透了菊的胸膛,鲜血喷涌而出,菊的生命也飞快流逝。

【是九尾狐……】那双本就无神的黑眸熄灭了最后一丝光彩。

“什么东西……唔!!!”感到不对劲的路德维希刚想伸手确认同伴的情况,身体却瞬间被某种毛刺刺的动物死死缠绕,无法动弹,颈部突然被连带衣领一起咬穿,张嘴发出的是一种嘶哑的抽气声。

【不好,快逃……】他想提醒同伴危险的存在,却根本无法说出一个单词,意识飞快模糊,身体沉重地倒在地上,瞳孔逐渐放大。

“路德维希!?”阿尔弗雷德惊恐地叫起来。

“ve!!?路德?……菊!?呜啊~~”费里西安诺身处浓墨般的黑暗,害怕地呼唤却没得到盟友应答,不由浑身颤抖起来,双腿发软,他听到野兽的嘶吼声,不明白为什么会有动物突然出现,他想拿出他的白旗挥舞,这样可怕的东西就不会靠近了吧?

没有等他思绪回转,胸口陡然剧痛,一只多毛而锋利的爪子撕开了他的衣服,并直直捅进了他的胸腹。

“啊…………”他被一股力量瞬间压倒在地,感到有滚烫的液体溅在自己的脸上,那,是自己的血。

痛苦席卷了他的全身,他不受控制地要蜷缩起来,却被正在杀死自己的动物身躯阻挡。

往日甜美清澈的蜜色双眸覆上一层血色,渐渐失去光泽。

【不要……】他虚弱地喃喃,却连嘴唇都无法再动弹。

“费里西安诺……菊?你们都怎么了!?”阿尔弗雷德浑身都是冷汗,他感受到周围的空间变得愈发压抑和死寂,伙伴的动静,无法再听到。

似乎,有腥甜的血腥味弥漫而起。

野兽的气息与低吼突得响在他耳边,利爪悄然袭向阿尔弗雷德。

“呃……!!”剧痛在瞬间蔓延,阿尔弗雷德终是陷入了绝望,他最后尽自己所能地大声呼救,“谁都好!!拜托!救命!!!”

…………

【好痛苦……好痛!!】【谁来救救我?】【不要啊!!!】

…………

“……阿尔弗雷德?”

原本已经睡下的马修突然惊醒,他手抚上自己的心脏,那里,还残留着方才剧烈的心悸感。

“不会错……刚刚的是阿尔弗雷德!阿尔有危险!”马修坐在床上,梦境中可怕的画面在眼前一闪而过,他惊惧地睁大眼,抱紧手中的熊玩偶。

【阿尔他的脸上,为什么会有那么绝望的表情?】马修无法想象自己的双胞胎弟弟到底遭遇了什么。

“我得去救他……”稍微使自己冷静了一点,马修跳下床,忍住快要流出来的泪水,环视小小的房间,视线定格在墙上的弓箭。

“拿上这个……也许会用到。”马修摘下武器拿好,扶了扶眼镜,深呼吸了一口,走出房门。

“要叫上亚瑟先生他们一起去!”马修决定,于是转身去敲基尔伯特的房门。

“砰砰砰!”“来了!是谁啊这么晚找本大爷……马修?”基尔伯特揉着眼睛打开门,看清楚门外的人是一脸焦急不安的马修,十分奇怪。

然而马修并没有太多时间解释,“基尔先生,请快和我来!阿尔他有危险!”他紧张地说,并直接伸手拉住了基尔伯特。

“诶你说什么……”基尔还没反应过来就被强制地拉走,没想到这个平时安安静静的男生居然也会有这么大的力气。

接着马修去敲伊万的门,同样是强硬地拉走了。【请允许我略过_(:3」∠)_】

敲耀的房门时等候得稍久,无法和还未清醒的对方解释清楚于是强制抬走了。【略…】

接着是弗朗西斯,强制拉走。【略】

最后找亚瑟时开门速度意外的快,对方说是在练习某个法术还没有睡。“亚瑟先生请跟我来,阿尔他有危险……”“诶?什么?阿尔怎么?”也是强制地被拉进了队伍。

记得阿尔好像是想和路德等人一起玩,马修带着其他人停在了路德维希房门前。

推开门看到的场景,在众人眼里,好似地狱。

眼前的视界仿佛变成了灰色,马修不敢置信地捂住嘴,眼泪无知觉地流下,指缝间漏出颤抖的声音:“怎么会这样……阿尔……”

莫名失去光源,昏暗的房间里满是鲜血,地上躺着的四个人,已经没了呼吸。

基尔伯特小心地走到弟弟身边,手抚上冰冷身躯染血的胸膛,他低声呼唤:“阿西,醒醒,回答我……回答我啊?”

耀也缓缓蹲在菊身旁,声音都变了调,“菊……睁开眼睛,看看我?……不会的……”

“阿尔……?”亚瑟盯着脚下的血泊,表情恍惚。

弗朗西斯垂下眼睛不忍心看,一手在胸前画了十字。“小费里,小阿尔……”

失神地看着阿尔弗雷德的尸体,亚瑟忽然失控地叫了起来:“到底是谁干的!!是谁——杀了他们!!!”

没有人能给他回答,四个死去的人也不能。

他突然瞪着眼看向房间中的其他人,语气森森地问道:“一定是谁下的手吧?一定有谁!”

马修被亚瑟的眼神盯得毛骨悚然,他迟疑着问道:“您,是在怀疑我们吗?”

“除了你们还有谁!!”亚瑟吼了出来,表情渐渐狰狞,“我们是国家啊!!不会轻易死去!能杀死国家的,唯有其他的国家!我怎么能不怀疑!!”

“冷静一点……”基尔伯特尝试安抚亚瑟的情绪,但对方一句都听不进去。

“呜呼。这么想也是很合理的吧?”站在一边的伊万突然说道,表情看起来也不是在开玩笑。

“!您怎么能这么说……事情更麻烦了呀。”马修责怪地看向伊万。

“毕竟这所联合设施里并没有其他人在,一般人也不能伤到美国君他们,能下手的是只有我们没错。所以,亚瑟君的怀疑是有理由的。”伊万解释道。

“诶……”马修不知该如何回答,确实对方说得很有道理,无法反驳,但……

“才不会呢。”弗朗西斯却忽然开口,静静地望向亚瑟,“你该给我冷静点了。我们有什么理由要杀掉他们?根本不存在非杀掉不可的理由啊。而且,大家是朋友吧?绝对不会做这种事的。”

“这么说的话我也赞同……两边都是对的呢。”伊万若有所思地点点头。

经过这么一说,亚瑟也冷静了下来,他沉默了片刻,开口:“……抱歉。我太焦躁了。”他歉意地看向几人,大家都微笑表示理解。

“那么现在我们该怎么做?”这边耀也好像已经调整过来,起身与众人站在一起。

“先调查一下这栋建筑吧?应该能得到一些信息。”马修想了想提议道。

提议得到了其他人的赞同,他们最后悲伤地凝视了这个房间一会儿,转身小心地退了出去。

出门后发现走廊诡异地变得昏暗,灯光都被吞噬了一般。他们谨慎地走着,往通向一楼大厅的楼梯而下。

【费里西安诺·瓦尔加斯,路德维希,本田菊,阿尔弗雷德·F·琼斯,脱落】

——暂完——

【我好累qaq一共十几分钟的视频我打了几个小时的字……文笔欠佳,台词估计有许多错误的地方果咩纳塞_(:3」∠)_】

【死人那里原本想更血腥一点的然而下不了手也不会写……qwq小天使你看我对你们多好xxx】

【总之就是这样!!期待各位的续写!!!(90度鞠躬)】

  【2016.1.31】【阿凝她们搬来了!!可以对照着捉虫qwq【。
 
 

评论(5)
热度(7)

© 黄铜质地_仟銮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