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w<~❤ 这里是铃或者阿銮|喜欢文字|推荐狂魔√ APH博爱党|文豪野犬中毒中|弹丸主狛苗All苗其余博爱 请多指教么么哒☆!

【异色亲子分】【脑洞流】作戏-1

前言:

1、_(:_」∠)_突然开了个脑洞。估计不会有后续x

2、wodema这是咱第一次写亲子分还是异色……估计崩得严重qwq

3、私设如山。有异色独伊出没。伪·常色有。其他cp暂无。注意避雷w

4、演员设定。妄想产物。求指点以及求轻喷x_(:3」∠)_

 

 

 

 

文/阿銮

 

 

 

--“嘛……那么你想怎样呢?”弗拉维奥微抬起下巴睨着面前的男子,“如果是想现在立刻干掉我的话,这段录音就会在明天的早间新闻之前在广播中放出来。嗯哼,手上炸药的引信应该可以放下了,你该不会天真的以为那种证据我只有一份吧?安德烈,你该做点理智的选择不是么?”

安德烈抿着嘴唇,面无表情盯着这个看起来“风骚软弱”的漂亮男子,许久,一丝苦笑慢慢爬上嘴角。

“好。我投降。”把炸药和手枪一起扔到地上,紧闭了闭眼,安德烈棕红的眼睛深沉地盯住弗拉维奥, 声音低沉得像在喉头滚动:“弗拉,没想到你居然能预料到这一步,该算是我的错。你是怪物吗?这么大的局,却非要盯住我这个「小人物」……尽管不得不承认,你选对了。”

听着这话弗拉维奥突然开怀地笑了起来,止住笑时他以一种几乎算是嘲讽的语气开口:“真失礼啊,想骗谁呢?「小人物」?以你的身份?安德烈……难道你还以为——你的名字是叫做‘安东尼奥’的吗!别傻了……”

他的嗓音突然低弱下来,唱歌般地念着,温柔得仿似情人间的低语,话语却透着森森幽冥的气息:“啊我亲爱的安东尼,我是那么那么的,爱你……只可惜我们的戏剧已经结束,所以啊……所以……”

挑起松石绿色的眼睛,弗拉维奥半是悲哀半是恶意地嘲笑着面前人的愚蠢,“为我,献上你的生命吧?像你那时对‘罗维诺’说的一样?是否,你该迎接你的死亡了呢?”

安德烈没有回答,仅是冷冷地盯着弗拉维奥,那双眼睛里再不含任何曾经存在过的温柔情愫。弗拉维奥眯眼与他对视几秒,随即挥手让属下把安德烈押走。

对方没有反抗,只是在出口前转过头给了弗拉维奥一个冰冷的回眸,嘴角挂起一丝冷酷的弧度。

弗拉维奥看着那人消失的转角,淡笑着轻轻低了低头。

弗拉维奥走到窗边,许久未清理的窗户已积满了灰尘,模模糊糊什么都看不清。平时最见不得脏东西的人现在却只是看着窗子发呆,目光里添上些复杂。

他明白安德烈临走前的表情是什么意思。他说,你扣不了我多久,等着,我的‘回礼’。

“你以为我不懂吗。”弗拉维奥轻声说,金发滑落几丝遮住了鼻梁。“那些不是假的……但是,必须。没有例外。”

“安德烈,我会好·好·等·着。”

评论(2)
热度(12)

© 黄铜质地_仟銮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