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w<~❤ 这里是铃或者阿銮|喜欢文字|推荐狂魔√ APH博爱党|文豪野犬中毒中|弹丸主狛苗All苗其余博爱 请多指教么么哒☆!

【独伊】Give me a HUG(1)

对不起我要把它转一下做我没有网时候的粮qwq
太太打扰抱歉qwq虽然好喜欢文字的feelqwq
【我到底在说啥

七七七七七七嘁的后花园:

一具半打开的机械,它有五个突起,身体两侧的突起往外张开,像是试图抓住空气。


“不可思议,U9o8-098,那具机器像是在传递某种信号一样。”


“M8u7-190,我想它之所以是这个形态,是因为我们把它弄成了这样。你要明白,SS-9行星上的生物并没有能找到能持续百万年的生存能源。并不是所有星球都像我们一样幸运。”


巨大轰鸣声中,堆叠的机器残骸在流水线上向熔炉缓慢移动,在长达231432银河时里,M8u7-190都在注视着从机器残骸上扫过的一成不变的深蓝色直线,它们称之为“死亡之线”。


“你说得对,”M8u7-190 回答,“百万年的沉默,足够让这颗行星失去所有意义。我们不需要再耽搁了。”它点开手臂上的控制器,准备停住这冗长而无意义的生命检测。


就在它按下按钮的那一刻,控制器突然尖鸣了一声,M8u7-190和U9o8-098震惊地往流水线上看去,那条深蓝色的直线现在已变成一串红色的折线,在那半张开两个突起物的机械上跳跃。


“SS-9行星…还有生命!”


 


01 HUG 


 


路德维希注意到费里西安诺的存在时,他已经在柏林大学外站了一个月了。


那个男孩大张着双臂站在路边。他头发蓬松而微卷,一根呆毛微微翘起,脸上挂着大大的微笑,笑得眼睛都眯成了条细缝。


“GIVE ME A HUG”他胸口的T恤大大写着4个单词。


他就这样张开双臂站在柏林大学外,等待步履匆匆的人们偶尔停步,给他一个大大的拥抱。


阳光下这个向世界张开双臂的男孩那样灿烂阳光,很难让人不为他停留。确实有人停了下来,“啪”,一个西红柿砸到男孩的身上。


“——臭机器人。”


男孩脸上仍然挂着灿烂的微笑,任由西红柿在脏兮兮的T恤上溅出血一样的颜色。


“他真的是机器人?我从没见过那么呆的机器人。”


“别被它欺骗了。看他脖子上的出厂编号了吗,那家伙不是人类。”


“这副呆样有什么奇怪,这世界出BUG的机器人还少吗?老天,我不想讨论机器人了,难道没有人把那颗毒瘤从我们地盘上弄走吗?”


“但是机器人驻军已经走了…现在我可以朝它泼硫酸吗?它的脸实在让人恐惧。”


“别。像这种智障机器人就活该被BUG折磨至报废…”


2065年,在人类发明出强人工智能的十年内,机器人以人类无法驾驭的速度自我进化,最终站到人类对抗面。


2075年,正是人类与机器人关系正式决裂的元年,经过长达三年的机器人大革命后,机器人打败了创造它们的上帝,在地球50%的陆地上建立了机器人王国,人类被驱赶到另一半土地,双方持胶着状态,人类对机器人的憎恶达到了有史以来最高点。


但是这一切都和那个男孩机器人无关,那个“男孩”依旧带着一脸无邪的笑容,挂着一身番茄唾沫臭气,大大张开它的双臂。


GIVE ME A HUG。


 


接下来三年里,不管春夏秋冬,作为柏林大学学生的路德维希每天都从这个张开双臂的机器人面前经过。很多和那男孩一同丢弃在那角落的流浪猫狗都已陆续被人收养,但是那男孩却始终没有得到过一个人类的拥抱。


它成为了柏林大学外一座臭名昭著的钢铁建筑。比起它,人类更宁愿拥抱旁边的电线杆。


摒弃人类所有弱点、无论身体和心智都远超人类的机器人一度被称为“不朽者”,路德维希满心认为那个“拥抱男孩”将和整个柏林对抗到底。然而在某天晚上他骑车经过那双日益黯淡的眼睛后,身后便传来了什么轰然倒地的声音。


几秒钟前经过的人形机器已经成为地上的一堆废铁,它的小腿骨从身上脱落滚到路德维希单车轮胎下。


短暂的沉默后,路德维希停住自行车,捡起机器男孩的腿骨将它放回男孩身边,他叹了口气,起身准备离开时,不由多看了那已宣告死亡的机器人一眼。


男孩脸上已经污迹斑斑,唯有眼睛是睁开的,也只是睁开而已,曾经热忱的琥珀色已经变成了空洞的黑,然而它的双臂仍然大大向外张着,GIVE ME A HUG。


多年以后路德维希回想起这个时刻,他也无法理解当时自己到底是出于什么感情,去拥抱一个已经死亡的机器人。


寂静无人的街道上,熏黄的灯照亮了男孩的墓地,全宇宙好像只剩了孤独的两人。


路德维希半跪下来,扶起瘫在地上的机器男孩,伸出双臂,轻轻抱住了那具冰凉的尸体。


第二天,人们再也没有在柏林大学外看到那个男孩。


 


半年后,路德维希以最高绩点从柏林大学毕业。他的导师非常欣赏他,因此路德维希毕业后继续留在了柏林大学,从事人工智能与未来飞行器方面的研究。


某一天,从实验室急匆匆赶回家的路德维希发现自家厨房正不断往外冒黑烟。路德维希试图冲入厨房,但是厨房却被从内往外反锁,里面不断传来一连串诡异的爆炸声。


“费里西安诺,开门!”


“VE…VE…”


“我命令你,开门!”


最终以路德维希大力撞开厨房门告终。厨房里浓重的白烟滚向明净的客体,一个狼狈不堪的男孩正跌坐在地上,头上不知为何顶着一张煎糊的鸡蛋。


“VE…对不起…我明明在按照菜谱做Pasta…对不起…对不起…”


路德维希看着他快要哭出来的眼睛,视线接着落到被烫红的双手上,最后只是长叹了口气。


“…我的论文在哪里?”路德维希从文件夹里拿出了一张印有pasta的纸张,“请解释这种东西为什么会出现在我包里。”


费里西安诺微微睁开哭肿的眼睛,歪着头看着路德手中的纸,突然一拍脑袋,在一片狼藉的橱柜上扯出了叠油乎乎的纸。


“VE…难道路、路德说的是这个…”


路德维希睁大眼睛瞪着费里西安诺,最后他绝望地捂住了胃。


“你究竟是如何做到用化学燃料论文制作pasta的…费里西安诺,你真的是罗曼的机器人?”


“是呀!”费里西安诺仰起脸,笑得一脸纯良。


路德维希面前这一脸呆萌的男孩,正是当年站在柏林大学城外张开双臂要求拥抱的机器人。那时路德维希鬼使神差给了已失去所有机能的机器男孩一个拥抱后,后来的故事就匪夷所思的朝着几近鬼片的方向发展。


在路德维希轻轻抱住机器人后没多久,所有能量本应消耗殆尽的机器男孩,突然慢慢收紧伸出的双手,回抱住当前抱着他的人类。在路德维希意识到臂膀上多出的压力后,他下意识挣脱了机器人的拥抱,机器男孩的身体几乎要被他推得散架。


面前的机器人再度重启。它的眼睛里重新闪现了琥珀色的光彩,它的嘴仍在微笑,它向着推开它的路德维希再度张开了双臂:“HUG。”它说。


那个晚上是路德维希不愿回想起来的噩梦。他几乎用了这辈子最大的力气骑车狂奔,那机器男孩张开着双臂紧紧跟在自行车后,两人你追我赶几乎绕了大半个西柏林。“HUG”男孩不断重复着这个单词,直到路德维希大喘着气把自己锁在家里,那个机器人仍大张着双臂站在玻璃窗外,用口型向路德维希诉说。


从此之后经过颇长一段时间,路德维希才知道甩开这个叫“费里西安诺”的机器人的办法。那就是:当它要求拥抱时,只要轻轻抱抱它,它就会变得很听话,并充满能量。


2065年,人类发明出强人工智能的黄金十年内,各种稀奇古怪的机器人层出不穷,显然“费里西安诺”也是其中一员。制造它的科学家“机器人之父”罗曼是当时举世闻名的机器人专家,他贡献了诸多机器人理论与原型,却也死于自己制造的机器人之手。


ROMAN-521D“费里西安诺”曾经是罗曼最心爱的机器人,它不以电能核能原子能任何一种科学能源为原料,它的能量来自“爱”——这一听便觉荒诞不经的能量。罗曼认为爱能通过肢体语言表达并转换为能量,而拥抱就是其中一种。


然而这个当年罗曼最宝贝的机器人在完工后很快被证明是最废柴无能的机器人,它在处理计算2+5=?之类数学问题上甚至不比一个儿童计算器,更别提家政、学习、战斗之类复杂的机器行为,除了它的pasta确实是世间少有的美味外。


促成路德维希顶着压力默许费里西安诺留下的,是费里西安诺那可敬的父亲罗曼,


做为“原罪之父”的罗曼如今虽然成为讳莫若深的存在,但他在世时建立的机器人帝国却受到无数路德维希这样的有志青年的狂热追捧。那时的人类对驾驭机器人自信满满,怎么也无法想象这个钢铁王朝将会在一朝内倾覆。无数人试图效仿这位伟大先贤,却无疾而终。路德维希曾试图从费里西安诺身上寻找罗曼的讯息,但他发现这个机器人确实是百无一用的超级废柴。


今天也多亏了费里西安诺,路德维希被导师罚在实验室干活干到凌晨三点,在他准备离开实验室时,导师一脸严肃地叫住了路德维希。


“路德,我听说你最近在街上捡回了一个机器人。”


路德维希突然感到喉咙发干。


“是。它只是个D级机器人,我观察了它三年,它对人类没有威胁性,”他艰难地咽下口水,“我们必须了解它们,才能对付它们,不是吗?”


“那你目前对它的了解有多少?”


路德维希沉默一会:“它对我来说就像一个谜,也许它什么都不是。”


“路德,罗曼当年也没有没想到会死在机器人手里,”导师锐利的眼神里透出了深深的忧虑,“我担心你,路德。”


“…老师?”


“科学没有国界,而科学家有国界。更何况现在已不是国界的问题,是种族,”导师的手轻轻压在路德维希肩上,“你是我最骄傲的学生。我很担心你,路德。”


 


直到路德维希回到家肩上的重量也没减轻分毫。他一心思考导师的话,没留神差点被坐在门前的黑影绊倒。


“…费里西安诺,你在这干什么?”


费里西安诺见到他就笑了起来:“VE~我在等你吃晚饭呀。”


路德维希心情复杂地看了看手表,现在是凌晨四点钟。费里西安诺快活地拉着他的手一路小跑到厨房,有些忐忑地揭开了桌上一盘盖着盖子的食物:“我怕短路没敢用自己加热太久,就用盖子罩着了…还有,”他挠着头不好意思笑起来,“下次我一定争取把你的名字写对…”


——这次居然不是意面,而是蛋包饭。上面用番茄酱胡乱画着鬼画符般的画。


费里西安诺的文字读写能力非常差,它学了很久也无法拼出Ludwig这个名字。


“今天炸掉了你的厨房非常抱歉…”费里西安诺还再纠结地绞着手时,却发现路德维希已经将菜盖上,略为疲倦地转过身去。


“我在实验室吃过了,留到早上吧。”


路德维希走了几步,看到费里西安诺宜里一脸沮丧地站在原地,他往前走了几步,然后折回来,轻轻抱了抱费里西安诺。


简直像是产生了奇妙的化学反应,费里西安诺脸上的阴霾一扫而空,顿时笑逐颜开。路德维希稍稍离远观察着费里西安诺,惊讶于它表情动作的丰富…丰富得几近真人,甚至超过常人。


为了效率最大化,很少有机器人会在表情上做到如此细致。罗曼制造费里西安诺时竟花费了如此多无用的心血,到底是为了什么?


“VE~感受到路德的爱了哟~今天也肌肉满满~电量充足~”费里西安诺笑着说,


它没有注意路德维希脸上复杂凝重甚至带着一丝恐惧的神色,即使它注意到了,也无法解读。


“…费里,你知道什么是爱吗?”路德维希问。


费里西安诺歪了歪头,肯定说:“爱是HUG!”


一个标准的是命题。


“HUG呢?”


“HUG是爱。”


一个标准的互等式。


HUG对于费里西安诺来说,永远只是一种充能方式。


路德维希倒退了几步,费里西安诺对他的奇怪举动,仍然是一脸微笑。路德维希想起了导师临行前的话。


“它们永远是它们,无法成为我们。而它们外在看起来与我们越相像,我们便会越害怕,我们本能地讨厌与自己相像的异类。”①


 =TBC=


①恐怖谷理论:当机器人与人类相像超过一定程度的时候,他们的反应便会突然变得极之反感。哪怕她与人类有一点点的差别,都会显得非常显眼刺目,让整个机器人显得非常僵硬恐怖,让人有面对行尸走肉的感觉。


------------


不知道大家喜不喜欢科幻的题材呢


死亡表现有,三观崩坏有,人物ooc有,阅读谨慎


继续求吐槽和大力爱抚!

评论(5)
热度(34)
  1. 黄铜质地_仟銮七嘁 转载了此文字
    对不起我要把它转一下做我没有网时候的粮qwq太太打扰抱歉qwq虽然好喜欢文字的feelqwq【我到底

© 黄铜质地_仟銮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