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w<~❤ 这里是铃或者阿銮|喜欢文字|推荐狂魔√ APH博爱党|文豪野犬中毒中|弹丸主狛苗All苗其余博爱 请多指教么么哒☆!

【转载】Lo sai che 你知道吗

扑克设定。独伊。泪腺崩坏。

银鱼菇游游跳跳:

  Ti amo. E 'il mio segreto più conosciuto.

  我很爱很爱你。这是我最透明的秘密

--------------------------------------------------------------------------------

   路德维希·贝什米特身为红心国的第十七任国王,学识可谓是十分丰富。他从小就是个认真读书而孩子,现在已经可以熟背自己国家的每段历史。他还熟悉他国的地理和国情,知道和哪个国家的贸易要征多少税才能既能被接受又能让利益最大化。

   可和所有凡人一样,他也有不知道的事情。

   他只知道从那场王室婚礼的那一天起,自己和小时候那个笑眯眯的女孩子的缘分就到了尽头;可他不知道,那个“女孩子”在长大后穿上制服,在那一天作为红心国的骑士将未来的王后护送到国王身边。

   他只知道骑士的位置向来是由瓦尔加斯一族世袭。可他不知道,费里西安诺·瓦尔加斯其实并不是长子,也不知道他当时是花了多大的力气才说服自己的哥哥将位置让给他。

   他只知道自己的骑士上任后第一次觐见的时候就因为不小心踩到散开的鞋带而扑到了自己的怀里,软软暖暖的触感让他心跳加快得那一晚上都没睡好。可他不知道脸蛋红红的小骑士从此贪恋上上那个宽阔温暖的胸膛,从此再也不肯好好系鞋带。当国王每次无奈地蹲下为自己的骑士系鞋带的时候,他没有看到那个人因为不满而嘟起的嘴。

   他只知道这个笑眼弯弯的骑士又单纯又不擅长打斗。可他不知道为什么自己就是不舍得把他交给那个脾气暴躁护卫军的首领训练。于是每天下午,红心国城堡里的草地上都会传来国王无奈的训斥声和骑士带着撒娇意味的抱怨声。

   他只知道费里西安诺每天都会微笑着要他拥抱和亲亲,每次他想拒绝的时候,看到面前的人沮丧得耷拉下来的呆毛就又心软了。可他不知道,自己骑士甜甜的声音总是弄得他脸直发热,连身边的侍卫都忍不住要偷笑。

   他只知道费里西安诺体力很差,每次训练后都又困又累得几乎要睡着,只好由他背着去换衣服。可他不知道,背上的人其实一直醒着,嘴角还因为得逞挂着小小的调皮微笑。

   他只知道费里西安诺很擅长做各种甜点和pasta,有时间的时候还喜欢拉着他一起烤蛋糕。可他不知道自己不知不觉也迷恋上了这甜甜的味道,甚至在心里暗暗希望今天费里西安诺会 

笑着拉着他的胳膊去厨房。

   他只知道费里西安诺还喜欢画画,调出的颜色和他的笑容一样明亮温暖,而相比之下自己笔下的线条也和他本人一样僵硬死板。可他不知道在费里西安诺的画室里,被小心地盖上洁白干燥的白布的角落里一幅幅画的都是自己。

   他只知道城堡里仆人和侍卫小声的议论里带着他自己也隐约明白的惋惜,他庆幸费里西安诺永远天真微笑的似乎什么都没有听到。可他不知道夜深人静之时,费里西安诺要紧紧地捂住嘴才能让自己不哭出声来。

   他只知道费里西安诺总是喜欢甜甜地笑着叫他路德,一次还要叫好多遍才满足。可他不知道当他终于也在对方的耳边轻轻叫他“费里”时,费里西安诺埋在他怀里的脸已经泪流满面。

   他只知道骑士是一个国家除了国王权力最大的人,因此人选对整个国家的安稳意义重大。而他也知道面前这个有些胆小还总是黏着自己少年显然不够格。可他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从未想过要换人,也不知道为什么自己总是直接忽略劝他这样做的声音。

   他知道他对现在的生活十分满足,可他不知道为什么自己总是觉得还缺什么。

   但这就够了,他安慰自己。现在这样就好,他对自己说。

   就一直这样就够了。

   直到那年自己生日时的晚宴。

   他以为费里西安诺笨手笨脚的,所以当刺客出现的时候,他的第一反应是抓住费里西安诺的手臂把他拉到自己的身后。可是他没想到自己的骑士其实反应可以这么快,即使在一片慌乱中,也能替自己挡住了不知哪里飞来的暗箭。

   他以为那么怕疼的费里西安诺会哭出声来。可是他没想到怀里的费里西安诺看上去那么平静,即使咳出的血溅到路德维希的脸上,烫得他心抽搐着疼。

   “为什么…”路德维希发现自己在颤抖,他看见自己的手上染满了鲜血,刺得他眼角发热,而怀里的人脸色却越来越苍白。他突然不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惊慌失措得甚至不敢叫费里西安诺的名字。“你怎么会这样!你平时明明…!你为什么!”

“为什么呢…”费里西安诺轻声说呢喃。他不知哪里来的力气,缓缓支起身子,紧紧抓住路德维希的衣服。

“为什么呢…”他努力睁大眼睛,握紧路德维希衣襟的双手因为用力而泛白。然后突然弯起嘴角,笑容里有路德维希从未见过的悲伤。

“我不说,您就真的不知道吗,殿下。”

您真的不知道吗,殿下。

路德维希愣住了,他的嘴唇颤抖着什么也说不出来。他只能死死地把费里西安诺抱在怀里,感觉对方软软的头发蹭在自己的脖颈。他抬头,大厅里明亮的灯光让眼睛越来越模糊,然后他发现自己什么都看不清了。

“费里。”路德维希轻轻低头地在怀里的人耳边说。“我知道的。”他的声音沙哑又空虚。

他试图抚摸着起怀里人的脸颊,才发现费里西安诺曾经温暖闪亮的眸子已经没有了光芒,只有他的双手仍紧紧抓着路德维希的衣服,像是不舍得放开一样。

路德维希深深吸气,可他没法让自己的心平静下来。他没法思考,狂乱的心跳让他的耳朵嗡嗡作响,从心里向全身蔓延的疼痛占据了他的全部意识。

“我知道的。”他伸出颤抖的手,轻轻合上费里西安诺的双眼。“我知道的,费里。”

我知道的。

我一直知道的。

路德维希其实是知道自己是爱费里西安诺的。他知道只有和费里西安诺在一起时,自己才能真正觉得放松。他知道费里西安诺的微笑能让自己僵硬的心也柔和起来。他知道自己其实也很喜欢费里西安诺的拥抱和亲吻。他知道自己在深夜里辗转反侧时,心里满满的全是费里西安诺。

他以为自己可以保护费里西安诺,让他可以永远陪在自己身边,笑得温暖又天真。可他不知道有一天,自己真的永远地失去了费里西安诺。

他以为死亡也许能成为解脱。可他不知道,费里西安诺只能被安葬在历代骑士专属的墓园里;而自己作为王室死后要实行海葬。一个在泥土下,一个在深海里,相同的只有永无止境的冰冷和黑暗。

他以为自己是国王,在这片领土上没有做不到的事。可是他不知道百年后,史书里关于费里西安诺只有短短的几行。没有人知道这个英年早逝的骑士的笑容有多么温暖,没有人知道这个骑士对国王多么重要。

他以为自己的心已经随费里西安诺一同死去,从此自己再没有任何感情。可他不知道自己的心非但没有麻木,反而变得从未有过的敏感和脆弱,以至于他看到费里西安诺站过的每一个角落时,从心底传来的隐隐的痛让他只能低头再不敢看。

他不敢再看墙上费里西安诺送给他的油画。他不敢再去城堡里费里西安诺曾经嘟嘴偷懒的训练场。他不敢再碰看上去美味可口的各种甜点。

他以为自己冰冷僵硬的脸可以把一切过往掩藏得很好。可他不知道,国王失去了最爱的人,已经是整个红心国最透明的秘密。

END


评论
热度(77)
  1. 黄铜质地_仟銮不知菇 转载了此文字
    扑克设定。独伊。泪腺崩坏。

© 黄铜质地_仟銮 | Powered by LOFTER